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但是並不影響您獲取本網站的內容。
:::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 分享:

出版品

一起: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

  

序/胡台麗特聘研究員兼所長

      《一起: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這本書有別於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過去出版的純學術性專書。它歸屬於民族所出版委員會2017 年新增的「學術普及」類,具有更高的可讀性和實用性。書中篇章所反映和討論的議題應能引起一般讀者群更大的注目和迴響。

      這十二篇動人文章的作者來自臺灣不同族群,原住民與漢人各半。他們共通的特色是對臺灣原住民部落有高度的奉獻熱忱和身體力行的深刻體會;都曾在就讀研究所階段參與民族所2007 年起推動的「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獎助計畫」;並於2017 年底此獎助計畫施行十年舉行的「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研討會中,將他們長期的部落參與心得撰文發表。

      十年,是一個里程碑,適於駐足回顧、反省和思考。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2007 年擬定的「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獎助計畫」是回應臺灣社會對學術研究機構扮演更多入世角色的期待。民族所一直將臺灣原住民社會文化的研究列為重點,如何能夠帶動更具社會實踐性的計畫,為原住民部落注入更多活力?「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獎助計畫」徵選碩、博士研究生(近兩年增加長期從事部落工作者),對臺灣原住民社區或部落發展提供服務,協助部落資源的拓展與文化的更生,促進民族所與原住民社群的交流與合作。

      長年來大專院校原住民部落服務社團的「服務」性質有許多爭議。大專知青進入原住民社區能否為該社會帶來正向發展的元素?「服務」的內涵是什麼?究竟是誰服務誰?民族所支持和推動的「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獎助計畫」並不能跳脫這樣的質疑,對於接受此計畫補助、單槍匹馬進入原住民社區提供服務的大專研究生是很大的挑戰。十年,累積了上百個計畫,執行地點廣佈臺灣不同族群的原住民部落。我和2015-2017 年負責此計畫的余舜德副所長特別規劃了「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研討會。這十二篇文章的作者是應邀參加此研討會,樂於分享原住民部落服務經驗的傑出代表。他們關注當代臺灣原住民的困境與國家及市場等不同外在機制的關係、在部落推動公共事務時主客定位的思辯、部落工作者的跨文化經驗與反思、部落長期照顧與原鄉教育、傳統生態知識與現代環境治理,和部落農業發展等。大多數作者已獲得碩、博士學位,有些目前在大學任教,並仍持續性地參與原住民社區工作。

      我清楚記得「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研討會場中熱烈的討論、驚嘆與感動,以及不時迸出的淚水。這些栩栩如生夾雜熱血、挫折、反思與再起的原住民部落服務歷程不應埋沒,值得更多的閱讀和討論。我們在出版此研討會論文集結的專書之際,要向過去所有參與「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獎助計畫」的學員、相關的原住民部落、所內外指導老師和行政人員致上謝意。期待讀者和原住民部落的回應。寄望另一個更有意義的十年!

導言/余舜德研究員

      什麼是「部落服務」?民族所2007 年創立這個獎助計畫時自是有定義、其宗旨為 ―― 協助部落資源的拓展與文化的更生。不過,十年來,參與此計畫的學員們帶著各自的服務規劃來到民族所,更以實際參與服務的角度,共同定義著「部落服務的本質」。

      「部落服務」的字意單純,但服務項目與內容卻包山包海,學員們的計畫項目,從學術的研究(如傳統狩獵文化研究、歷史書寫)、較應用性的調查(如傳統領域、部落地圖)、振興部落經濟(有機農業、島嶼觀光、生態旅遊)、部落成員生活照顧(長照、部落廚房)、提升教育與養成(課輔、青少年活動)、展演原民文化(如音樂舞蹈)、推動環保、設計文創產品、規劃/整頓部落空間、申請資源、推動社會運動、爭取權利,到成為部落總幹事參與各項事務,甚至是為原鄉發聲爭取權利而參與選舉。各種層面,兼而有之。

      多元的實作項目與參與方式,對於以學術研究為主的民族所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也催促著參與此計畫的老師、委員們,思考民族所能夠扮演的角色,並重新規劃執行此獎助計畫的方式,以更符合學員所需。

      《一起: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收錄的文章也清楚告訴我們,部落服務牽涉的議題非常複雜,許多課題超乎過去刻板的認知,「隔代教養」即是個典型的例子。芙代的文章描述著他返鄉擔任老師的長期觀察,隔代教養常被認為是個「問題」,年輕一代出外打工,留下子女讓原鄉的袓父母輩教養,常產生各種負面現象。透過芙代平實的描述,讓讀者可以清楚瞭解,為何祖父母輩的教養實難取代親父母的「家教」;以及,留在部落的小孩常會面臨怎樣的問題。不過,他的觀察也告訴我們,隔代教養亦有正面之處:小孩留在部落裡,得以學習母語、參與儀式,母語、文化得以傳承,並有機會與親人互動,也能照顧年老的長輩。

      文化復振是另一個例子。恢復流失中的傳統文化是許多原鄉的願望,文化復振的實踐也常以宗教祭典的形式展演。表面上,似乎不應出現爭議的文化復振,其實也常牽涉複雜的課題。李昀的文章即指出,今天部落內常並存不同的宗教(乃至不同教派),由於各宗教對傳統文化的看法不同,因此,是否或如何復振傳統,部落內有時不易取得共識,更難以「宗教的歸宗教,文化的歸文化」來考量事情。卓幸君的文章更指出,「部落耆老對儀式的看法,乃有靈力的,不能當作文化展演」。所以,文化復振不能只考慮藉由富含文化意涵的祭典作為文化傳承的橋樑,宗教「仍須歸宗教」來考量,不能「單從文化(或觀光)」來規劃。

      實作不只牽涉目的,更涉及利益。部落獎助計畫每年舉辦三次會議,一個時常被提起的議題,即是代表部落發展協會的理事長與掌握行政資源的村長之間常發生的競爭與爭執,無論是理念或執行方式的差異,呈現於表面的,多是利益分配所導致的問題。也就是說,部落內部的動態,不同勢力的對立與合作,攸關著共識的建立與實作的成效。

      任一部落內除了因應發展而成立的協會與隸屬行政的村辦公室之外,更有其他各種不同的組織:屬傳統組織的有以宗族、階級(如貴族與平民)、或年齡為主軸的團體;亦有外來的教會或寺廟組織;近年來,NGO(非政府組織)也開始在原鄉扮演重要的角色,在都市討生活的年輕輩對事情的看法,亦常與原鄉部落成員有極大的差異。這些組織的形成與運作,都牽涉到部落內部的平衡,即便服務性質、心存善意的規劃,都可能旁生出複雜的枝節。方喜恩就指出,作為返鄉青年,推動部落組織工作相當困難,部落集體意識的形成並非易事;林華嫆文章以義工伙伴拔耐的故事為軸線,深刻地刻畫出莿桐部落面對美麗灣的投資案,部落內部的意見可以出現多大的分歧 ―― 都市原民返鄉帶領抗爭,在地村民卻期望獲利。李昀的文章則從「綠芽協會」的一員出發,指出部落成員與參與服務的NGO 在理念上可能出現「關心環保」還是「關心原住民」的質疑,需要雙方密切的溝通,方能消弭矛盾。

      「進入部落」更是個複雜、需要謹慎進行的過程,各篇文章或多或少,都觸及這個議題。每位學員進入部落的「身份」影響著後續的過程,是「局內」或「局外」人,漢人又應如何進入部落,這些都關係著村民如何看待部落服務的規劃;即便是「局內」人,返鄉的知識青年所面對的挑戰亦不少,而長期在外接受不同歷練,深具不同觀點的「局內」人,其重新檢視部落的視角也和一般局內人有所不同。學員們以各自的身份進入部落,如何找到著力點,結合部落成員,推動服務工作,是一個重要的關鍵。

      學員長期從事服務工作,久而久之,亦出現身份的轉換。當「部落服務學員」變成「部落青年」,乃至從陌生人成為部落總幹事,負責統籌各項公共事務,進而成為比局內人更局內人的身分。在涉入部落各種政治的過程中,此時,身為人類學者,主觀/客觀界線的掌握與拿捏,必更加複雜。蔡政良從一位博士生進入阿美族社區進行研究,而至以大學教授的身份成為部落總幹事,說明著他的投入與付出;他的文章深入地分析自身參與部落服務的過程所牽涉之各層級 ―― 從個人、年齡組織、到部落 ―― 關於認同政治的課題。

      認同原本即是個棘手的課題,於臺灣整體社會內部如此,於各原鄉部落或都市原住民社區內亦然。宗教派別、部落政治、利益分配和氏族等都可能拉扯著部落集體認同,但部落服務的工作要能夠順利推動,需要建立部落認同及成員間的共識,這是一個長期磨合,甚而充滿血淚的過程。方喜恩、蔡政良、林華嫆、雅衛依 撒韻、及黃盈豪等人的文章都討論到建立部落集體意識的議題,實作雖仰賴部落共識方能事半功倍,但實作的過程 ―― 如推動公共事務、社會運動、部落廚房、歷史書寫及建構傳統領域等 ―― 也有助於認同的建立。黃盈豪的文章更以一個貼心的口號「從自己自己到一起一起」,標示著於部落共同廚房的推動中,需要放下己見,建立認同與共識的漫長過程。

      國家與法規更是部落服務不能忽視的課題。國家從官僚體系、政治正確、階級及漢人的角度擬定的政策或制訂的法規,常未能考慮到原鄉所需,但實際上卻帶來很大的影響。人類學對現代化發展方式的批判之一,即是發展計畫的擬定常從西方社會的角度出發,面對不同的社會文化,使計畫執行時常遇到阻礙,甚而對當地社會造成原未預期的傷害。因政府或發展機構常將失敗的原因歸咎於「文化的差異」,也因此人類學家常被指派到當地社區進行評估的工作。

      宋聖君的文章討論政府長照政策落實於原住民部落的可行性,她深入的分析指出,「照顧部落(之所以)路難行」的原因,除了常見之行政程序複雜、缺乏彈性之類的問題之外,長照執行方式的擬定乃是基於「都會人口、中產階級的生活想像」,並未考慮原鄉的現實情形。類似的問題也出現在「人民團體法」理監事乃無給職的規定,方喜恩就指出,此規定導致部落發展協會「需要聘請原本不見得參加運作的人擔任總幹事或執行人員」之狀況,實際參與部落公共事務族人反而無法獲得適當的報酬。雅衛依討論「地方社會的解構與重組」的文章雖較以分析的角度呈現部落內部的複雜性,但也清楚指出,地方社會內部的脈動,關係著部落的發展的方向及成敗。

      各年度學員提交的計畫書中,改善原鄉經濟的構想乃比例最高的項目,其中,生態旅遊、文化導覽、文創產銷、原鄉特色民宿與餐點之類的計畫是最常見的規劃。本書中,董恩慈文章討論蘭嶼近年來觀光的發展,島上生態旅遊及民宿的發展雖然帶來許多經濟利益,但也帶來環保及地景改變的問題,需要多方面的關照與處理。羅恩加的文章則從過去觀光業發展所面對的問題出發,討論有機蔬菜的種植如何成為原鄉發展的願景與新選項。

      近年來,「團結經濟」的概念也開始受到關注,這個結合社區互助活動、信用及產銷合作之類的草根行動,以尋得「替代」經濟型態的構想,常被引用作為抵禦資本經濟發展主義的可行方案;書中,黃盈豪與方喜恩兩人的文章即以此概念說明近年原鄉常推動之「部落廚房」、「社區菜園」或「部落教育、長照」等強調傳統互惠、分享的計畫,如何於政府的福利政策及改善經濟的策略之外,成為另類創造福祉的可能選項。雖然,於理論上,這些草根力量如何能夠抵禦資本經濟的洪流恐怕仍待後續發展;不過,在實踐上,團結經濟的概念已經越來越受到注意,而成為實作的重要理念。

一起
      相信大家若有機會讀過本書各篇文章,將會瞭解,部落服務是長期的投入,且需要「無畏」的付出 ―― 無畏身為局外人、接受挑戰、進入部落、返鄉服務、尋找社區共同關切議題、建立共識、忍受(族人、部落成員、家人的)質疑,甚而將個人生涯規劃擺在一邊,願意由「自己自己而一起一起」。民族所作為一個學術研究機構,或可在學理上提供客觀的概念與分析,但若無學員充分的投入,共同形塑部落服務的概念與內容,這個獎助計畫當屬空談。作為研究臺灣原住民文化與社會最重要的學術機構,若無這些學員的投入,民族所與原住民社會難能真正「一起」,此亦是我選擇「一起」作為文章題目的原因。

      「一起」需要經驗的分享與傳承,期望「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研討會」的舉辦與此書的出版,得以邀請更多原鄉部落成員、志工及關心原住民社會的學者,於學理及實作面,共同思考臺灣原住民部落的發展與推動的方式。

《一起:臺灣原住民部落服務的內涵與省思》新書購買訊息

歡迎對本書有興趣的讀者,洽詢本所圖書館出版品業務館員;或洽詢其他代理商訂購。

新書座談影音記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