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語法,但是並不影響您獲取本網站的內容。
:::
字級: 小字級 中字級 大字級 | 分享:

週一演講報名

【週一演講】巴色差會與客家

  • 活動日期:2018-12-10

講題

巴色差會與客家

主講人

張維安博士
交通大學客家文化學院教授

時間

2018年12月10日上午10點至12點

地點

本所新館3樓2319會議室

摘要

      近年來客家源流的議題有一個典範的轉移,客家族群論述的觀點從本質論轉向社會建構論,從重視客家源流之探索,逐漸轉向客家形成的分析。自在的客家,以其擁有的語言文化為特色,長期以自然的、生活的方式存在,沒有族群的意識。自為的客家,語言文化為特色仍是特色,但在與其人群區別的過程,族群意識逐漸浮現。十九、廿世紀具有族群意識的客家形成過程中,來自瑞士的巴色差會,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針對巴色差會與客家的關係,將分為三個部分來分析:

1.巴色會與客家的形成

      關於客家的形成,施添福(2013:1)指出,「中國自魏晉到明清,在傳世文獻上所見的各種客稱,基本上都是依據戶籍制度的本貫主義所界定的「客家」(有括號),並非作為民系或族群名稱的客家(無括號),自清中葉以降才逐漸從本貫主義的「客家」向方言主義的客家轉移」。在這個轉移的過程中,自在的「客家」和廣府人、傳教士的互動,與自為的客家之形成,有密切的關係。

      施添福教授指出,「方言主義的客家名稱,原是廣、肇兩府的土著,依據本貫主義的分類標準,用來稱呼異籍或異邑的移民,即『客家』,但卻賦予卑賤的意義。這個具有貶義的『客家』稱謂,在 19 世紀中葉後,經由西方傳教士,按照廣府方言的發音,以羅馬字拼寫成Hakka 後,再將Hakka 依方言特色重新定義為客家,即『Hakka‧客家』」(施添福,2014a:1)。林正慧(2013:57)指出:「在此過程中,適逢西教東傳,於是以客方言地域為傳教重心的基督教巴色會傳教士們也共同參與為「客」溯源的行列。「同時,傳教士又經由對『Hakka‧客家』源流、方言以及其他社會文化特徵的深入研究和文字報導,不但將『Hakka‧客家』的標記向西方世界傳播,也促使『Hakka‧客家』由中性轉向具有優質漢人種族屬性的意涵,而逐漸被客家的知識界和政治、軍事菁英所接受,作為自我認同意識的標籤」(施添福,2014a:1)。

2.巴色會與華南客家社會

      基督教巴色會與客家的關係,不只和客家名稱與源流歷史的部分有關,更引起我想深入去理解的是其和「客家社會」的關係。例如,本人在瑞士巴色會總部拍攝過客語發音表,正如在小學教室墻上所張貼的ㄅㄆㄇㄈ發音表。甚至編纂過好幾種語言的客語字典,例如《荷客辭典》、《英客辭典》、《德客辭典》。客家聖經、整套的為了傳教士養成而編纂的《客語讀本》。莊初升、劉鎮發(2002)研究過基督教巴色會傳教士與客家方言的關係。

      針對基督教巴色會與客家社會的關係,不只是語言的部分。信仰、婚姻、醫療、教育,甚至是體育都有相當的影響,已經有一些學者研究過,例如Nicole Constable(1994)研究過香港的社區,日本學者飯島典子(2008) 討論過 19 世紀傳教士眼中的「客家人」。本人將以在深圳、龍川、梅縣和瑞士等地的田野資料向大家分享。

3.巴色會與當代客家社會

      關於「基督教巴色會與客家社會」的關係,也將討論近年來的發展,特別是基督教巴色會在中國傳教遭受困難之後,在香港和沙巴地區的發展,及其對海外客家的影響。在資料方面,香港的崇真教會教會整理出版許多相關的資料;沙巴的巴色會,從早期中國到沙巴的家庭移民措施,一直到今天以沙巴的巴色會為中心,向台灣與中國客家地區的傳教,在討論巴色會與客家社會的議題上,都有其重性。

      今日,巴色會與客家社會的關係,不只是在馬來西亞、印尼或台灣。個人在中國的田野考察中,發現了客家社區中制度性或家庭性的基督教影響力,更重要的是有非常清楚的來自沙巴、香港的宣教支援。可以說,巴色會與當代中國客家社區仍有密切的關係,雖然不再以「巴色會」為名。本計畫希望討論的「基督教巴色會與客家社會」範圍,包括早期在華南地區基督巴色會對客家名稱的鑄造,客家意識的形塑,以及客家歷史的建構;一直到今天東南亞、香港、台灣和中國甚至世界各地,基督教巴色會以客家語言文化網絡為基礎,在不同的時空和政治經濟背景之下對客家社會所發揮的整體的影響。

本場演講毋須報名,歡迎踴躍參與。

聯絡人

陶曉萱,02-2652-3324

TOP